首页 妻子是一周目boss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0122 丹田是存放灵气的地方 二合一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庭院中,云浅手捧医书,坐在石凳上随意翻阅,面前是一盘徐长安亲手所制的蜜饯。
  
  医书读起来很生涩,所以云浅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在云浅身边,温梨一袭长裙,手中拿着一柄伞剑安静的站在那里,身边围绕着几缕剑元。
  
  她看着云浅,眼神十分的无奈。
  
  云浅问过她会不会化妆。
  
  如今,又问她有没有癸水。
  
  是和徐师弟有关,他想要知道吗?
  
  温梨一颗剑心颤的厉害,连呼吸都乱了。
  
  因为一时间不知晓怎么回应云浅,所以便暂时没有回答,而是站在原地,稳住了自己的心境。
  
  平复了心情,温梨叹息一声,回头看着在院落中读书的姑娘。
  
  清风吹动她头上脑后一条浅色的缎带。
  
  “云师妹,我……调息完成了。”温梨说道。
  
  “嗯。”
  
  云浅闻言收起书册,翘起一只腿,那玉质的长腿摞在一起,她对着温梨招手,随后递给她一颗蜜饯。
  
  “……”温梨向来不吃甜点和零嘴,但是她无法拒绝云浅那自然的好意,便吃下了。
  
  “回到之前的问题。”云浅上下打量着面前这朵属于朝云宗的高岭之花。
  
  温梨一袭漆黑的长裙,有一条赤红色的剑状刺绣从她的肩头开到裙摆,配合墨色碎发遮住半只眼睛,高贵而英气。
  
  在面对云浅的时候,温梨不同以往磐石似剑,眸子里看似是高傲神采,可在云浅眼里,这便是一个很漂亮、会让男子心动的女人。
  
  云浅上下审视这身材高挑的女人,目光在她平坦的小腹、赤色紧致的束腰上停下。
  
  她直勾勾的盯着温梨,直到温梨都有些不自在了,云浅才说道:“你也会有癸水吗。”
  
  温梨:“……”
  
  看来,是逃不过去了。
  
  温梨心跳略显紊乱,不知应当怎么去回应。
  
  其实,癸水、天癸这种私密的事情,姑娘家私下里讨论没有什么大不了、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  
  但是温梨……看她碎发、英气、飒爽剑修的模样,就应当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姑娘。
  
  上山修炼之前,常年上战场的温姑娘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女性。
  
  如今她作为暮雨峰的大师姐,更是没有一个知心、可以入幕说话的闺蜜,所以对于胭脂、天癸这些女儿家的话题,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,不知道一般的姑娘家应当怎么去聊。
  
  叹气。
  
  她看着云浅的平静的询问,还是决定有什么便说什么。
  
  “师妹,我也没有断了癸水。”温梨坦然的说道:“我的神魂分出去了一部分,灵感比一般人要差一些,所以每个月癸水带来的灵路增幅……对我很重要。”
  
  “原来你也有。”云浅眨眨眼。
  
  温梨这样的人都有月事,看来这真的是很普遍的事儿。
  
  “我……也有?”温梨闻言,愣了一下后说道:“师妹没有癸水?”
  
  “我身子差。”云浅点头:“听说修炼要用?”
  
  “可以用,也可以不用,这取决于师妹的天赋。”温梨只是简单惊讶了一下。
  
  没有天癸也没关系,修炼之后自然就有了。
  
  所以,最重要的,还是先然云浅体会到气感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
  
  “昨日我有些急了,以我的灵力模拟天地灵气,无法靠近你的丹田,所以今日用真正的天地灵气让师妹去体会气感,应当能水到渠成。”温梨步入修炼的正题:“我先与师妹说一下修行相关。”
  
  “嗯。”云浅答应了徐长安会好好修炼,便放下手中的书本。
  
  温梨轻轻挥手,虚空中出现一幅标识着女子经脉的图。
  
  温梨在经络图上标注出下丹田的位置,说道:“修炼一途,开源明心是筑基之根本,其中……丹田是重中之重……”
  
  温梨的声音在庭院中回荡。
  
  云浅听的很认真。
  
  她以前一直不知道修炼还有境界之分,现在算是了解了一些,修炼从弱到强有练气境、开源境、明心境等等。
  
  每个境界相比之前都是质变,甚至同一个大境界,每三个小境界都是天与地的差别。
  
  徐长安是开源境初期,都没到开源境第一重。
  
  温梨则是明心境九重巅峰,随时可能突破。
  
  云浅坐在池塘边,她听着温梨的话,手指掠过水面,瞧着那一道一道的连漪,问道:“境界有划分,那……我是什么境界?”
  
  “师妹尚是凡人境。”温梨摇头:“要先先练气,才能有境界。”
  
  “这样,我明白了。”云浅点点头。
  
  这话也没有错,她本来就没有境界,走两步都需要喘好一会。
  
  “人开源之后,掌握了下丹田的奥秘,宿疾并销,身轻心畅,停心在内,神静气安。”温梨解释道:“一般入了开源境就不会再得寻常的疾病,身体逐渐由后天浊体转为先天,而姑娘家癸水至、灵路开,比起男子在修行上……要有一条捷径可以走。”
  
  开源境之后,一般就不会在生寻常的疾病,所以徐长安才很想云浅早些修行。
  
  云浅不在意自己会不会生病。
  
  她的身子和普通的姑娘相同,所以如果修行有用,那对她就该是有用的。
  
  “修行会让我的体力变得更好?”云浅问。
  
  “会。”温梨有些不太明白云浅为什么在意的是体力的事情,不过她还是应声。
  
  之后,温梨取出一件圆形法器收集了周围的灵气,模拟灵气入体,卷起些许彩色灵气,将其按照穴位的先后布置在云浅的身侧,让她记住了真气运行的路线,然后轻轻将灵气送入云浅掌心的脉络。
  
  “……”云浅忽然面色红了一些,呼吸带了几分炙热。
  
  温梨一愣,问道:“师妹,你怎么了?”
  
  灵气才进去,都没有走两步,云浅怎么忽然心跳加速,呼吸都粗重了。
  
  “我……没事。”云浅摇摇头。
  
  此时,一股子暖暖的气流在她的身体中流淌,所过之处带来一股温润的轻松感,而最后所有的灵气汇聚于心口。
  
  一般的灵气可无法给云浅带来这样玄妙、会让她脸红的感受。
  
  哪怕是什么道纹,在靠近她的一瞬间也会被彻底撕裂,化作虚无消散。
  
  但是温梨聚集而来的这些灵气,的的确确的压制了云姑娘的一切特殊,凌驾在她的身上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