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大宋的天空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七十四章 雷峰悲歌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收到赵匡胤的信函,钱俶有些犯难了。此时的他正在做着一件功在千秋,利在后世的大工程,建造佛舍利宝塔。
  作为佛弟子,吴越王钱俶喜欢建寺造塔,杭州最有名的六和塔、保俶塔、白塔,都是他建的,现在,他要建的是一座意义非凡的塔,他要在里面放置一件祖传宝物,释迦牟尼佛的头发舍利“佛螺髻发”,这次,他要举全国之力,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宝塔修造完工。因为,留给吴越的时间已经不多,大宋天子赵匡胤已经喊他去开封吃饭了。
  赵匡胤陈桥兵变,建立大宋王朝,钱俶马上派使者到开封纳贡称臣。老赵对钱俶十分礼遇,封他为天下兵马大将军。
  赵匡胤用了十年的时间,相继灭掉荆湘、后蜀、南汉,大宋要一统天下心思和格局已定,钱俶心里明镜似的,他也知道将来自己要走哪一步,吴越的前途未卜难料,而且还可能充满血腥。如果发生战争,佛祖舍利很可能在战乱中流失。只有建座塔,将舍利子放到佛塔之下,才是保护佛祖舍利最为稳妥的方案。
  钱俶要建的这座塔,就是大名鼎鼎的雷峰塔。
  凡是提起西湖,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雷峰塔,想起白娘子跟许仙的爱情故事。
  中国民间故事《白蛇传》中,黎山老母的座下弟子白素贞,是一条修行千年的白蛇,在西湖断桥邂逅许仙。“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,只为这一句啊断肠也无怨,”千年等一回的一人一妖遂结为夫妇,法海和尚发现端倪,将许仙扣留在金山寺。白娘子为救许仙,水漫金山,被法海收了,就压在了这雷峰塔下,后经观世音菩萨点化,二十年后其子许仕林才将白娘子迎接出塔。西湖南岸夕照山,夕照山上雷峰尖。白蛇永镇宝塔底,千年犹盼镜重圆。
  千百年来,雷峰塔寄托了人们太多的情思和企盼,如果说这世上有哪一座塔,从它造好时起,人们就盼望着它早点倒掉的,唯有雷锋。
  然而它的建造者钱俶可不是这么想的,他要造的是一座千年不倒的宝塔,他要将伟大的吴越文明,完完整整地交到一千年之后的吴越子孙手里,让他们感受到祖先的辉煌。
  开宝五年(972),西湖南岸夕照山之雷峰上,一座按照十三层规制建造的佛塔开工了,塔是木石结构,中心部位是用石头砖块垒砌的,周边是用木料装饰。
  建塔过程充满着艰辛和磨难,为求自保,钱俶一方面要向大宋朝奉纳贡,保境安民,一方面还要筹措资金造塔,佛塔建建停停,停停建建。
  此时,在吴越和大宋之间还隔着一个南唐,南唐后主李煜对大宋政权十分恭顺,一直纳贡称臣,但一味的软弱并不能换来永久和平,南唐还是摊上事了。
  开宝七年(974)九月,赵匡胤给钱俶写了一封信,要他联合大宋一起攻打南唐。事情的起因是赵匡胤要召南唐后主李煜入朝,李煜担心有去无回,“称病”不去,给了赵匡胤一个攻打南唐的借口。
  很快,李煜也给钱俶写了一封信,说明唇亡齿寒的道理,“今天没有了我唐国,明天还有你吴越吗?”力邀吴越与南唐联兵,一起来攻打大宋。
  钱俶左思右想,认为南唐是打不过大宋的。他不敢也不想与大宋作对,吴越治国一贯的方针就是:尊奉中原,永不称帝,对中原政权是只认山头不认主子,不扩张,不参战,与民休息,保一方太平。
  《钱氏十训》中就有“要度德量力,而识事务,如遇真主,宜速归附。”大宋皇帝赵匡胤确实是难得一遇的真主,有一统华夏之雄心,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都是炎黄子孙,打断骨头连接筋,吴越必将与时俱进,早晚也要加入中华这一大家庭。
  钱俶立即给赵匡胤写了回信,表示愿意听从赵匡胤的旨意,坚决奉大宋为我吴越的宗主国,配合大宋攻打南唐,出兵与宋军会师南唐金陵。
  开宝八年(975)十一月二十七日,宋军破城,李煜奉表投降,南唐灭国。钱俶心里很清楚,南唐的今天,就是吴越的明天,啥也别说了,抓紧时间建塔吧!
 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浮屠就是佛塔,七层的佛塔是最高等级的佛塔。
  《佛说造塔功德经》里说,如果你发心造塔,哪怕小到一枚庵摩罗果那样,在塔内放任何一部佛经或一句偈子,这个人的功德就相当了得,“其人功德如彼梵天,命终之后生于梵世;于彼寿尽生五净居,与彼诸天等无有异!”
  《妙法莲华经》里说,哪怕是小孩子玩耍,聚一堆沙子做成佛塔,这人也为将来成佛种下了善因。
  雷峰塔的建立无关乎风花雪月,无关乎诗情画意,雷峰塔的本质与初心只是一座佛塔,一座盛放佛舍利和佛经的浮屠。
  ◆入京朝贺
  钱俶知道,赵匡胤已经给他摆下了鸿门宴。大臣们都劝他千万不能去,钱俶又想到南唐后主李煜,如果自己不去,南唐就是吴越的下场。
  为了生民免遭兵戈践踏,免受战乱之苦,开封一定是要去的,见一见大宋天子赵匡胤,表达一下自己的忠心,说不定他不杀我,还可以保全吴越。
  开宝八年(975)十二月,钱俶听从永明延寿大师遗嘱,入宋表贺。出发之前,为祈求自己平安顺利,钱俶将西湖北面宝石山上刚刚修复完工的宝塔,更名为保俶塔。
  吴越自唐末立国,杨行密、李昪割据江淮一带,每次进贡中原朝廷,或者中原朝廷派使者来吴越,都要从登州、莱州入海或者登陆,经常有使者溺水身亡。
  钱俶即位时,后周世宗柴荣派使者对钱俶说:“我此次一定要平定江北,下次你来朝贡就可以走陆路了”。
  这一次,赵匡胤已经为钱俶指出了一条更方便的大道,没了南唐,他可以顺顺利利地乘船北上,一路游山玩水直接到达汴京。
  赵匡胤对这次召见也格外重视,派二儿子赵德昭为代表,离京二百多里,专门到睢阳前来迎接。
  以前这样抛头露面的事,都是由御弟赵光义负责。但是这一次,赵匡胤没有这样做,而是安排儿子赵德昭出面,可见,赵匡胤是想给钱俶一种家庭朋友聚会的亲切感,同时也是让儿子德昭多一些历练。
  赵匡胤在崇德殿隆重地接见了钱俶一行,他在京师专门为钱俶新建了礼贤府,安排钱俶一干人等吃住。
  赵匡胤三日一大宴、五日一小宴,还常常前往钱俶下榻的礼贤府探视。钱俶受宠若惊,感激之至。
  一次,赵匡胤召钱俶到后苑饮酒、射箭,在座相陪的是晋王赵光义、秦王赵廷美两个皇弟。钱俶行跑拜礼,赵匡胤命内侍扶起。
  钱俶身体富态微胖,举止沉稳,赵匡胤赞赏道:“真是一个王公之才啊!”遂命他与御弟晋王赵光义叙兄弟之礼,结为兄弟,钱俶哪敢托大,连忙跪倒推谢:“臣万死不敢遵命。”赵匡胤只得作罢。
  这次进京,钱俶给赵匡胤准备了一件特别贵重的礼物,一条由各种珍宝镶嵌而成腰带,唤作宝犀带。赵匡胤看后笑道:“朕也有三条腰带,但是跟这个不同。”
  钱俶觉得好奇,便问道:“那是什么宝贝,圣上可否取出让臣一饱眼福。”
  赵匡胤道:“我这腰带,你们都可以看到,就是围绕汴都的汴河、惠民、五丈,这三条河啊。”
  钱俶听后觉得十分惭愧,原来赵匡胤才是真正的心系苍生,自己跟他相比,只有星星之光,赵匡胤却有皓月之明,是真正的佛光普照,真是自愧不如。
  为了让钱俶明白自己对吴越的和平诚意,赵匡胤传旨,钱俶上朝可享受“剑履上殿、诏书不名”的特殊礼遇!又破例封钱俶妻孙氏为吴越国王妃。
  对赐予钱俶“剑履上殿、诏书不名”的特殊礼遇,赵普等朝臣并无异议,官家的心思大家心知肚明,这不过是一种荣耀,并无任何实际意义。但是封钱俶妻为吴越国王妃一事,却引来了众多朝臣的强烈反对,“遍阅典籍,未见有载”,这种事,以前各朝各代均未有过。
  君无戏言,赵匡胤力排众议,一锤定音:“恩自我朝出,有何不可?是为典!”规矩是我立的,从前有没有没关系,从我大宋开始,现在不就有了吗?
  钱俶也向赵匡胤表态,愿意纳贡称臣,支持国家统一,吴越作为大宋的属国,自己就是个看门的,只要皇上您乐意,钱氏愿意一直帮您看管吴越。
  赵匡胤听罢哈哈大笑,君臣彼此相处得还算融洽,钱俶也渐渐地觉得不那么尴尬了,心里的恐惧感也消减大半。
  姓氏是标示家族血缘的符号,当时,大宋正在编修《百家姓》,该书的前四个姓氏的排列是“赵钱孙李”,这是赵匡胤有意安排的。赵匡胤是皇帝,他的“赵”姓理应为首;排在《百家姓》第二位的“钱”就是钱俶的姓;钱俶的妻子孙氏的“孙”姓排在第三位;因南唐已除去国号,故将南唐后主李煜的“李”姓列为第四姓。
  这种姓氏排列,对钱俶来说,是一种莫大的荣耀。千百年来,《百家姓》成为学童必读的启蒙书籍而广泛传播。
  钱俶虽然在汴梁城中每日忙于宴饮、应酬,可是心里无时不在盼着早日回到钱塘,只是不敢有所表露。
  一天,钱俶得知赵匡胤将要西幸洛阳的消息,便请求随行护卫,赵匡胤似乎洞察了钱俶归心似箭的心情,为表和平的诚意,他推心置腹道:“南北气候有异,天气马上就要热了,还是赶快回杭州去吧!随从护驾的事情就交给孩子办吧。”
  钱俶连忙跪倒,拼命磕头,谢主隆恩,突觉不妥,急忙又道:“微臣此地一别,愿三年一至京师以慰思慕天颜之苦!”钱俶这是投石问路,如果赵匡胤允许他三年一朝,长此以往,吴越做为大宋属国将会长期存在。
  赵匡胤也是心知肚明,却举重若轻,避而不谈敏感问题,含糊其辞道:“川途迂远,往返不易,等到朝廷下诏召你入朝时再来吧!”
  大宋开宝九年(公元976年)三月,在开封逗留了三个月后,钱俶留下长子钱惟濬在朝伴侍赵匡胤,自己踏上了回国的路。临行前,赵匡胤密赐黄绫布包一个,嘱咐他到半路上再打开看。
  过了长江,钱弘俶拆开布包,里面全是宋朝大臣们要将钱俶扣留下来,乘机灭掉吴越国的奏折。钱俶深切感受到了赵匡胤对于他的厚爱和诚恳,也明白了赵匡胤的良苦用心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