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大梦主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错路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沈落心中念头翻滚,将神匠火炮收起,对偃术的兴趣越发浓厚起来,便继续翻阅起那青年男子的手记来。
  
  可令他意外的是,在手记的后半段,记载的内容却与修炼心得没什么关系了,里面记载着的,赫然是关于这青年男子的一些过往。
  
  原来,他本名元问礼,是郎夏国人士。
  
  根据手记内容记载,郎夏国虽属于凡人国度,因为靠近天机城的缘故,善于机关偃术,尤其善于制作在沙漠中行走的沙舟,沙车等物,当年也曾富裕繁荣,和西域诸国,甚至大唐都有过不少往来。
  
  但百余年前,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却将这个曾经一度繁荣的小国,整个从地图上抹去了。
  
  原本的城邦建筑还在,但全部的国民,却在一夕之间被屠戮殆尽,所剩下的唯一一人,便是当年已经成为天机城弟子的元问礼。
  
  为此,天机城还曾派长老前往郎夏国乃至周边调查了很多年,结果也没能找到凶手。
  
  直到后来,天机城也因毫无头绪,最终放弃了调查。。
  
  作为整个国家最后的臣民,元问礼的所有亲人朋友,都在那场劫难中丧失了生命,他成了整个国家的遗孤。
  
  宗门放弃了调查,他却没有。
  
  转眼已经过去百余年,这些年他一直还在不断寻找着真凶,可惜也没能查出个结果。
  
  他之所以将这些记录在手记中,就是害怕过去的时间太久,他也会慢慢淡化仇恨,慢慢遗忘过往,他的字里行间,依旧充斥着对凶徒的刻骨恨意。
  
  可惜,他死了。
  
  沈落合起手记,不由叹息一声。
  
  “人死如灯灭,一切前尘过往只剩一缕青烟,终究还是会消散无踪。我能做的,也只是为你添一座坟茔,愿你往生极乐。”
  
  说罢,他在通道口旁很快挖出了一个土坑,取出一件自己的衣袍,将元问礼的尸身包裹,埋入了坑中,也算让其入土为安了。
  
  在此稍作悼念之后,沈落再次催动起软烟罗锦衣,重新贴上隐身符,隐匿好身形,沿着之前阴兽去往的方向,飞快赶了过去。
  
  越往那边而去,对那股法力印记的感知就越清晰,这让沈落倍感鼓舞。
  
  然而,一路前行小半个时辰,前方道路戛然而止,竟赫然是一处断头路。
  
  “不应该呀,那两头阴兽总不至于拖着元问礼来到这死胡同里吧?它们灵智不高,显然是受什么指引才会这么做的。”沈落停在那堵死了整个通道的石壁前,眉头拧成了疙瘩。
  
  一念及此,沈落散发出神识,探查周围的情况。
  
  这地方阴气更加浓郁,神识竟然只能蔓延出一二里的距离,没有查出任何问题,确实是一个死胡同。
  
  “看来真的走错了路。”他喃喃说了一句,转身便要往回行去。
  
  “主人,等一下,这附近有阴属性的灵材,对我有大用,我能感应到它的气息。”乾坤袋上黑光闪过,鬼将身影从里面飞射出来,鼻子狠狠在空气内嗅着,望向一处石壁。
  
  “阴属性灵材?是这个方向吗?”沈落一怔,然后催动软烟罗锦衣的虚化神通和遁地术,没入石壁内,朝前方快速行去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