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冠上珠华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一百三十四·离心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自从上次派了小丫头去请贺太太没请到,反而还惹来一顿训斥之后,苏三太太消沉了一阵子,等闲都不再有什么吩咐了。
  
  可她真正发起怒来,却仍旧叫人害怕。
  
  媳妇子强笑着摇摇头,还想找几句话搪塞过去,就见苏三太太的眼神利箭一般的射过来,急忙打了个哆嗦,老老实实的道:“是,是汪大少爷来了,老太太留了他吃饭,还特意请了三老爷回家来相陪。”
  
  汪大少爷?苏三太太的思维已经因为太久没有出门而有些僵化,记忆也有些迟缓了,听见这个称呼,她过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是谁,啊了一声,意味深长的道:“是他啊,他来干什么?”
  
  汪家不是早就已经不上苏家的门了吗?
  
  想到汪家的故事,就不免会想起苏桉和苏杏璇来,苏三太太的脸上有痛苦之色。
  
  媳妇子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答:“是.....是结了亲,汪大少爷帮着送礼来的。”
  
  这也是京城的规矩了,若是两家定了亲,从此就当正经的姻亲往来,四时节礼,年礼,长辈生辰等等那都是要正经走动往来的,再少不了。
  
  苏三太太脸上的表情逐渐有了变化,哦了一声,又问:“什么亲事?谁定了亲事?”
  
  媳妇子不敢再说。
  
  苏三太太脸色一沉,冷笑着问:“怎么,是不是这种事儿也得先过问上头你们才敢告诉我?”
  
  媳妇子心里咯噔了一声,忙道:“是,是汪大小姐,她跟咱们家的大少爷....伯爷定了亲事,如今已经正经提了亲,只等着走礼了.....”
  
  雪仍旧在下,院中银装素裹,外头的树枝上也都挂满了雪,风一吹,就扑簌簌的往下落,苏三太太站在这风雪中,只觉得风吹的彻骨的疼。
  
  她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僵住了,整个人都似乎刚从冰天雪地的冰湖里刚被捞出来,脸上面无表情,像是一座雕塑。
  
  底下的人胆战心惊,连摘梅花的小丫头子也不敢再有动作了,试探着看了她一眼,全都束手束脚的溜了下来。
  
  苏三太太却没有再大动肝火,目光虚浮的看了一圈院中的景色,最后再看了一眼外头的竹林,转身回了小佛堂。
  
  小佛堂里燃着火盆,烧的是上好的橄榄碳,并没有任何的气味,上首请来的观音像正慈悲的注视着众生,屋子里氤氲着令人平心静气的檀香味儿,一切都安谧的让人心情舒缓。
  
  苏三太太却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,烧的她抓心挠肺,几乎要燃透胸腔,烧的她五脏六腑都在痛。
  
  亲事!?
  
  真是可笑啊。
  
  她的儿子被逼着退亲的时候苏老太太是怎么说的?
  
  苏老太太说,苏桉跟苏杏璇拉拉扯扯,纠缠不清,不合规矩,有伤风化。
  
  那么现在,苏嵘娶早前跟弟弟曾定过亲事的女人,就符合规矩,不伤风化了?
  
  她目光定在上首的菩萨像上,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将菩萨看了一遍,而后有些嘲谑的笑着仰倒在地。
  
  什么普度众生?
  
  菩萨你睁眼看看,这府里那些口口声声规矩,口口声声说什么兄弟伦常的人是一副什么嘴脸?!你若真是有眼,若真是普度众生,就该惩恶扬善,一道天雷将他们都给挫骨扬灰!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