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讨逆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344章 疑人不用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在原先的三大部中,瓦谢实力最弱,基波部次之,最强大的是驭虎部。
  
  作为最强大的部族可汗,除去面对皇叔之外,章茁堪称是无冕之王。
  
  哪怕是死对头基波部,在见到他时也得保持尊重。
  
  可今日众目睽睽之下,他却挨了一记耳光。
  
  长久的养尊处优让章茁楞了一下。
  
  啪!
  
  第二巴掌来了,章茁这才反应过来,一边后退,一边咬牙切齿的道:“弄死他!”
  
  身后的几个好手拔刀冲上来。
  
  杨玄却不动。
  
  左屠裳,右卫王!
  
  身后还有王老二。
  
  “住手!”
  
  赫连春冷着脸,叫住了双方。
  
  章茁觉得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痛,一摸,竟然肿了。
  
  羞怒之下,他忘记了皇叔的威严,喊道:“弄死他!”
  
  杨玄看了皇叔一眼,“我给皇叔面子!”
  
  一个好手冲上来,举刀就砍。
  
  杨玄一动不动。
  
  这是真给本王面子!
  
  赫连春大怒,刚想怒喝,就见一杆长枪从杨玄的身侧刺出来。
  
  呯!
  
  来人倒飞了出去,半空中吐了几口血。
  
  “点到为止。”王老二觉得屠裳深谙此道。
  
  杨玄微笑道:“倒是让皇叔见笑了。”
  
  赫连春率先进去,“为何动手?”
  
  他不信什么虐杀女子这等理由。
  
  杨玄和他并肩而行,“驭虎部曾劫掠陈州,其中有十余女子,尽皆死于章茁的手中。”
  
  赫连春听着不对,“怎地,你想杀他?”
  
  杨玄默然。
  
  辛无忌看了章茁一眼。
  
  说狠话谁都会,说的越狠,越没有人在乎。
  
  而沉默反而是一种态度。
  
  我要弄死他!
  
  章茁在狞笑。
  
  进了大帐内,赫连春开门见山。
  
  “瓦谢没了,这是挑衅!”
  
  杨玄和他对视,平静的道:“瓦谢攻打太平时,皇叔为何不说挑衅?”
  
  章茁冷笑,“我等攻打陈州,就如同是狼吃羊,多年来就是如此!”
  
  我是狼,你是羊,我吃你是应当。
  
  这话无耻,堪称是强盗逻辑。
  
  但以章茁旳身份不该说出这等没水准的话。
  
  他想激怒杨玄。
  
  杨玄看着赫连春,“瓦谢猖獗,曾七度攻破太平。我来北疆时,曾有人说,太平第八次破城之前,我定然会跑。”
  
  他无视了章茁,“面子是别人给了,给了你要拾起来,谁丢了别人给的面子,我连他的里子都一起拉出来!丢出去喂狗!”
  
  “狂妄!”
  
  有人喝道。
  
  可赫连春却神色如常,淡淡的道:“这些年来,我大辽第一次有部族被灭,杨使君有这个资格说这番话。”
  
  那人面红耳赤,悄然退后。
  
  赫连春说道:“三大部是大辽的三大部!”
  
  到了此刻,杨玄确定此次会面的目的……赫连春准备为未来数年两边的关系定下基调。
  
  “皇叔可能看住这三条狗吗?”杨玄反问道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驭虎部的一个将领目光炯炯上前。
  
  三大部确实是皇叔的狗,做狗是一回事,被别人揭穿是另一回事。
  
  再穷凶极恶,再无耻的人也有羞耻心,只是淡薄而已。
  
  就如同那些*奸,做的津津有味,做的荣华富贵,但被别人喊一嗓子*奸,他们也受不了。
  
  杨玄的话就是当场打脸。
  
  将领上前,杨玄微笑道:“皇叔以为如何?”
  
  你想让陈州不进攻三大部,那就看好他们。
  
  赫连春肥硕的身躯动了一下,摆摆手,“小打小闹罢了。”
  
  杨玄身后的屠裳想起了南周。
  
  南周也有异族,多在山上。多年来一直剿而不灭,到了后来,南周君臣觉得那就是一个无底洞,干脆就派人去安抚。
  
  安抚就是给些钱粮,再哄几句:你们好生度日,别闹腾。再封官,每年给些钱粮,齐活了。
  
  那些异族消停几个月,最多半年,就会再度出山劫掠,只是规模小了许多。
  
  南周君臣也懒得管此事,建议安抚的臣子得了封赏,皆大欢喜。
  
  至于倒霉的也就是和异族做邻居的百姓,叫天天不应,唤地地不灵。
  
  章茁和怀恩相对一笑。
  
  他们的麾下需要保持战斗力,而最好的法子便是去劫掠,可以激发麾下的野性。
  
  杨玄看看身前的一杯茶,觉得这事儿有些荒谬,“那我陈州也该去小打小闹一番才是。”
  
  赫连春冷着脸,“本王此来为的是两地太平,杨使君这般强硬,是想和大辽刀兵相见吗?”
  
  杨玄拿起茶杯,嗅了一下,“不是好茶。”
  
  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品茶?众人:“……”
  
  杨玄随意喝了一口,“我执掌陈州对外就一个态度!”
  
  众人仔细倾听。
  
  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!”杨玄把茶杯顿下。
  
  随后不欢而散。
  
  看着杨玄出去,赫连春吩咐道:“章茁。”
  
  章茁起身,“皇叔。”
  
  “此次驭虎部的表现,本王很不满意!”
  
  章茁身体一震,“是,我当知耻而后勇。”
  
  赫连春点头,随即三大部的人告退。
  
  “燕儿!”赫连春招手,一直站在角落的赫连燕上前。
  
  “说说。”
  
  赫连燕刚才目睹了杨玄和皇叔之间的交锋,此刻脑海里在整理着……
  
  “皇叔,刘擎是老手,最擅长的便是软硬兼施,所以皇叔对他是无处着手。”
  
  “不。”赫连春摇摇头,脸上的肥肉跟着颤抖,“刘擎是头老狐狸,时日长了,他和本王也有了默契,燕儿,你可知晓本王如今最头疼之处是什么?”
  
  赫连燕摇头。
  
  赫连春叹道:“本王不知晓杨玄的底线!”
  
  ……
  
  柳松在边上喝茶,听到此处,幽幽的道:“那就试探出来。”
  
  赫连燕明白了,“皇叔敲打章茁,便是让他去试探杨玄,将功补过。”
  
  “章茁满肚子的阴谋诡计,做这等事最适合不过。”赫连春点头,拍拍有些酸痛的大腿,“不定下未来数年的相处方式,本王在潭州还得为三大部操心,何其艰难!”
  
  赫连燕叹息,“皇叔操心太多,都有了白发。”
  
  “在哪?”
  
  “鬓角。”
  
  赫连春找到了那根白发,扯断后,叹道:“老了,看着现在的年轻人,本王觉着……该多杀几个才好。”
  
  柳松平静的道:“许多时候,立威,必须要用人头!”
  
  ……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