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百二十四章 稷下学宫之中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在中庆城中响起喊杀之声,其实并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事情。
  
  当初铲除汪晓党羽,佛门谋逆,夏、黎两国使团暗中搞事……这些事情,在当初的动静,都算不上小。
  
  在一切情况都未明了之前,城中百姓搞不清形式状况,都是躲在家中紧闭门窗,生怕被波及。
  
  路边的深巷之中,金堂峰听到远处传来军靴整齐踏地的声响,心中顿时一惊,脚下一点,身形顿时飞起,落在围墙之上。
  
  华贵外袍脱下一翻,便是一通体漆黑,不折射半点光辉,颇为奇异的黑色袍子。
  
  金堂峰黑袍一抖,盖住全身,整个人蜷缩着围墙上方,丝毫不敢动弹。
  
  将士踏步之声越来越近,最后列作整齐队列,自深巷口踏步而过。
  
  看这些将士身上精良的甲胄,应当是云国的精锐禁军。
  
  整齐队列之中,还要一道身影,披头散发,正被禁军将士押着前行。
  
  被押着的那人身形狼狈,犹自挣扎,口中不断喝道:
  
  “我要面见陛下,我要面见陛下……”
  
  一旁的禁军将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便再也没有理睬他。
  
  此人的声音,对于趴在墙头之上的金堂峰来说,那是极为熟悉。
  
  这道声音,赫然就是当初,在他面前趾高气昂,言语之间尽是蔑视鄙夷的户曹尚书刘宇。金堂峰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再次见到刘宇的时候,他竟然已经落到了这般的地步。
  
  往日让金堂峰毫无还手之力,只得捏着鼻子吃亏的滔天权势,便如镜花水月,一触即散。就连他自己,此时也沦为阶下之囚,狼狈不堪。
  
  一时之间,金堂峰心中泛起彻骨的寒意。
  
  原来,这就是皇权!
  
  势位至尊,至高无上。不动则罢,动则如煌煌大日光耀天下,一扫阴霾,澄清寰宇。
  
  一众禁军士卒押着户曹尚书刘宇,身形远去。金堂峰缓缓抬头,面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  
  此时已经见识到皇权真正威势的金堂峰,只觉心脏被人捏住一般,很宛若有千斤巨石,死死压在他的身上,让他几乎有了窒息的感觉,脸上不由得也流露出了绝望之色。
  
  可是当他看向远处金府应起的火光,以及微弱的惨叫哀嚎之声,心中又陡然生出一团火,让他强行提起心气。
  
  此时的他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  
  我要去稷下学宫,我要见师父……
  
  他翻下墙头,在确定无人之后,脚下一踩,整个人便如离弦之箭冲出,朝远处的稷下学宫快速奔去。
  
  杂家虽然此前已然逐渐落寞,但因为当初家底子身后,到底还是有几分底蕴的。
  
  金堂峰身为杂家此代弟子之首,一身武功虽谈不上高绝,但七阶顶峰的修为,在江湖年轻一代之中,也称得上一句高手。
  
  尤其是他这一身的轻功,与其富态身形尤为不衬。腾挪翻飞,身形快若虚影,在中庆城中如履平地。
  
  大街之上,时不时有禁军兵马飞奔而过,数次与金堂峰错过身形,却丝毫没有人发现路边两旁的房屋之上,还有这么一道身形。
  
  身为云国京师,中庆城城墙足有二三十丈之高。巍峨耸立,宛若一座高大山峰,让人有难以生出逾越攀登的念头。
  
  除了世间少有的九阶以上高手,再也没有人能够轻易翻阅这般高大的城墙。
  
  这般高大的城墙,自然是这个世界特有产物。毕竟那些江湖高手高来高去,城墙矮了可就没意义了!
  
  来到城墙之下的金堂峰,解下腰带,手中用力,镶金嵌玉的华丽腰带便顿时分开,露出其中蛛丝粗细的钢丝。
  
  只见他手中一抖,手中钢丝直直嵌入城墙之上。又取下腰带上面的金玉装饰,穿在钢丝之上,以此把握手中。
  
  金堂峰身覆黑袍,借力钢丝,身形一跃而起十数丈,然后死死攀在城墙之上。
  
  他身上黑袍,材质特殊,能够借助夜色,隐藏身形,伏在城墙之上,竟是半点破账也看不出来。手中钢丝,更是坚韧异常。
  
  如此往复数次,只待到城防营将士在这片城墙之上巡查而过,金堂峰当即一跃而起,身形飞快掠过,然后直直坠下城墙。
  
  远处刚刚巡查过去的城防营将领,突然耳朵一动,似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,猛地回头,却什么都没有看到。刚刚的动静,便好似一阵清风拂过,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。
  
  将领眉头一紧,抬手让手下将士停下,然后径直走到那边,朝城墙下方看了一眼。
  
  夜色深沉,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  
  将领眉头一松,只当自己是太过警惕,转身正要离去之际,余光却猛地注意到,在城墙内侧砖块之上,一道细细的划痕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上面。
  
  将领凑上去以手触碰一番,只觉划痕颇深,绝非是将士们无意之中划下的。
  
  一瞬间,将领瞳孔一缩,猛地暴喝一声:
  
  “来人!”
  
  城墙之下,金堂峰狼狈地滚落在地。
  
  二三十丈的城墙,若非手中坚韧无比的钢丝借力,便是七八阶的高手落下,也得摔得筋骨断裂,五脏移位。
  
  金堂峰扭头看向城墙之上,只隐约听到城防营将领的暴喝之声传来。
  
  “……有贼人翻越城墙,速去禀报!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金堂峰闻言,心中更是急切起来,不得顾忌身上的擦伤,朝稷下学宫的方向而去。
  
  此时已是深夜,白日里巍峨壮丽,书声鼎沸的稷下学宫之中,一片安静。
  
  金堂峰嘴唇紧抿,强行催动身躯之中的内力,身形飞快地朝学宫之中而去。
  
  可当他还没踏入学宫多远,便听到一声暴喝:
  
  “什么人!”
  
  下一刻,一阵赫赫风声传来,一柄长枪,猛地朝金堂峰射来。
  
  长枪划破空中,周身赤红色血煞之气环绕其上,宛若风雷之声。气劲凝实,竟然化作血虎异象,张口撕咬,朝金堂峰扑来。
  
  金堂峰眼中一惊,手中钢丝下意识地挥出。
  
  蛛丝粗细的钢丝肉眼难以分辨,唯有一点月光照射而下,折射几丝光芒。凛冽杀机,便隐于这其中。
  
  下一刻,破空而来的长枪猛地一顿,停滞空中。
  
  借助月色,便看到枪身之上,有数丝寒芒闪过。只蛛丝粗细的钢丝,死死勒住长枪枪身。上好白蜡木制成的枪身之上,已然被勒出了纵横交错的细小勒痕。
  
  金堂峰猛地一咬牙,朗喝道:
  
  “我乃杂家弟子,并非贼人,烦请让开道理!”
  
  六名身穿劲装,身形挺直,脸上尽是英武之气的学宫弟子飞快奔来,看着金堂峰,高声回应道:
  
  “既是杂家弟子,可有凭证?”
  
  金堂峰负责主持杂家门下的诸多产业,平日极为繁忙。杂家入驻稷下学宫这么长时间,他也没有时间前来看一看。所以这些学宫弟子,自然是不认识他的。
  
  至于金堂峰,他逃走时颇为仓促,哪里顾得上带着什么凭证?
  
  所以此时,他也只得高声喊道:
  
  “并无……我虽不曾来过学宫,但的确是杂家弟子。”
  
  数名学宫弟子闻言,对视一眼,立刻回道:
  
  “我兵家身负护卫学宫周全之责,不敢大意马虎。你暗中潜入学宫,形迹可疑,还请随我等走一趟。若是杂家弟子,我等自会请你师门长辈前来领人!”
  
  此时中庆城中,只怕已然收到了自己潜出中庆城的消息。若是没有猜错,马上便要追兵前来缉拿,他心中更是急切,哪里愿意在这些兵家弟子身上浪费时间?
  
  金堂峰闻言,猛地一咬牙,道:
  
  “还请速速让开,我有急事,耽误不得!”
  
  数名兵家弟子见状,心中更是怀疑金堂峰的动机,一个个的手持长枪,朝他逼近而来。
  
  一见几人架势,金堂峰便知道他们的心思。
  
  如今情况紧急,他不愿意再浪费时间,猛地一咬牙,手中一转,被缠住的那柄长枪顿时被甩了回去。
  
  金堂峰身形一动,直朝学宫深处奔去。
  
  见他率先出手,几名兵家弟子便再不用顾忌他是不是真的杂家弟子,眼中一厉,齐齐迎了上去。
  
  一人身形跃起,借助了被金堂峰抛来的长枪,然后身形俯冲,宛若毒龙出洞,朝金堂峰刺去。
  
  金堂峰身上衣袍一甩,内力灌输其中,袖口当即膨胀起来。随后他左臂迎上刺来长枪,微微一挥,便以衣袍裹住长枪。
  
  只见他手中用力,再次一搅,那柄长枪便被死死裹住,进退不得。
  
  于此同时,金堂峰手中钢丝甩出,直朝身后一名兵家弟子袭去。
  
  但还未曾建功,一名兵家子弟猛地一掷,手中那面三尺宽的铁盾便立时飞出,径直挡住了袭来的锋锐钢丝。
  
  一名持弓弟子手中羽箭射出,让金堂峰只得松开被他死死钳住的长枪,以那特殊面料制成的衣袍来挥挡忽然射来的羽箭。
  
  剩余四名兵家弟子,趁此机会一起涌上。
  
  长枪一左一右,齐齐探出,封锁他的招式变换。两柄横刀一上一下,交错劈砍,意在逼着他束手就擒。
  
  六人进退有度,配合默契,气息相互勾连之下,招式运转更为如意。凶煞之气逐渐凝聚在六人的头顶之上,随后显露出来,化作滚滚狼烟异象,冲天而起,沙场征伐的兵戈之气扑面而来。
  
  兵家数百年来,精研兵法,将其融入兵家武功之中。历代兵主、高人更是将千军万马方才能够布成的沙场战阵,化繁为简,形成了兵家的合击武功。
  
  天地升格之后,世间武道逐渐显露出比此前更为惊人神妙的表现。除却一招一式之间威力更甚,就连特效也给加上了。
  
  此时兵家弟子头顶之上出现的狼烟异象,正是因为如此。
  
  而此时的金堂峰,在兵家弟子合击围攻之下,竟然也福灵心至,体内内力全力运转,周身气势变得更加凝实,更加深沉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