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人道大圣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叫陆叶!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陆叶一改常态,主动发起进攻,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,也引起万魔岭不少人的猜疑,觉得他是不是因为灵器断裂,所以有了求死之心……
  
  电光火石间,两人已经交手,叮叮当当的声响传出,两人的灵器不断碰撞。
  
  扈平也是个兵修,手中灵器同样是刀,不过陆叶的刀不同的是,他的刀要宽上许多,也短上一些,这是一把传统的砍刀。
  
  身为一家三品宗门出身的弟子,扈平本身实力不俗,虽没有越阶杀敌的战绩,可同修为者,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。
  
  尤其那一手大开大合的刀术施展开来,自有一股狂风扫落叶的气魄,如果说陆叶的刀是凌厉,侵略的话,那他的刀就是狂暴,刚猛。
  
  然而与陆叶这个五层境交手之后,他骇然发现,自己的刀术完全施展不开,对手的灵器断了不假,可他的速度和力道却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。
  
  几刀对砍下去,他便有些挡不住对方凌厉的攻势,身形不住地往后退去,虎口都有些崩裂,在他的感觉中,与自己对战的根本不是一个五层境修士,而是一只满身血气的猛兽。
  
  压迫感太强了!
  
  铛地一声,扈平身形后仰,手中灵器差点脱飞出去,他想要稳住身形,然而脚下却是一滑。
  
  这擂台上死掉太多人了,一个个迎战者的鲜血将整个金光顶都染成了血红色,初次上台迎战的扈平因此吃了大亏。
  
  雪亮刀光闪过,扈平强行稳住身形,想要架刀去挡,然而那一记刀光却绕过了他的灵器,狠狠劈砍下来。
  
  此刻再想抵挡已经来不及了,扈平也多有与人生死搏杀的经验,心头一狠,一刀朝陆叶颈脖处斩去。
  
  开战不过十息时间,交手双方就已经生死相见,引起四方一片惊呼。
  
  扈平的眼中没有慌乱,因为他知道陆叶那柄断刀没办法将自己怎么样,对手的灵器确实品质不错,可既然被折断了,那就不可能发挥出原本的威能,所以对他的威胁不大。
  
  可他这一刀不同,斩向陆叶的颈脖,如果对方不催动那种防御灵纹,这一刀就能分个生死!
  
  如他所料,当他的灵器斩在陆叶颈脖处的时候,那里一面灵纹挡下了这一击,他却没有收手,而是持续压迫过去,借此消耗对手的灵力。
  
  然而胸口处的疼痛让他大吃一惊,有鲜血喷出,扈平再顾不得其他,连忙借助那股劈砍的力量往后跳去。
  
  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胸口竟被斩出一道尺长伤口,而贴身穿戴的宝甲更是被直接斩破,灵光全无!
  
  扈平的头皮顿时有些发麻,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  
  他之所以敢硬接陆叶的一刀,一则是陆叶手中灵器已断,威能大减,二来是他有宝甲护身,这宝甲虽然品质不高,可好歹也有一些防护力,好几次他都是凭着这件宝甲化险为夷。
  
  然而这一次宝甲居然被斩破了,没能给他提供任何防护。
  
  对方的灵器不是被断了吗?怎么还如此锋利?
  
 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翻腾,来不及多想,只因陆叶已经欺身而上,趁其心神不备,一刀直刺。
  
  断去一截的长刀上火红色的灵力攀附着,蕴藏着无坚不摧的威能,扈平大吼一声,抬刀便挡。
  
  叮叮当当的声音再响,瞬息间两人交锋不止,然而扈平之前心神失守,这一下竟被全面压制,只觉对方攻势不但凌厉,而且连绵不绝。
  
  十几息后,扈平忽然僵在原地,手中大刀高高抬起,却已无力挥落,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,眼中满是惊恐。
  
  胸口处,那柄断刀已顺着宝甲破损的位置毫无阻碍地刺入了他的胸膛。
  
  近在咫尺,四目相对,陆叶望着眼前的敌人,神色平静:“我叫陆叶!碧血宗陆叶!”
  
  一脚踹出,扈平飞出去老远,扑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  
  陆叶大口喘息着,拖着蹒跚的步伐,再次回到之前的位置,盘膝坐下,往口中丢了一枚灵丹,垂下头颅。
  
  金光顶上,依然静谧无声。
  
  好一会功夫,扈平的师兄走上前去检查,发现扈平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!
  
  窃窃私语声开始响起,逐渐变得嘈杂……
  
  扈平竟然也败了!就在万魔岭一方距离胜利无限接近的这一战中,扈平被杀了!
  
  要知道,这一战本是万魔岭准备结束这一场纷争的战斗,无论在谁看来,灵器被断的陆叶都不可能是扈平的对手。
  
  可事实上,扈平只吃了陆叶两刀就死了。
  
  陆叶也被他砍了两刀,不过都被御守灵纹化解。
  
  一些修士已经看出问题所在,还是那把灵器,尽管被断了,可好像并没有影响它的威能。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