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影帝的诸天轮回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0567、神勇马军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高手!
  
  这是真正的高手!
  
  一场枪战打到现在,小心翼翼避开了对手好几个凶险的陷阱,马军要是再觉察不出对手的特殊,那他也不配做这个主角了。
  
  会是谁呢?
  
  王宝不可能,据洪继鹏所说,陈一元拒绝了王宝的拉拢,这种事情上洪继鹏没必要说谎,所以,援救陈一元的人,很可能就是——冼伟查!
  
  第一贼王,冼伟查!
  
  一想到这个名字,马军整个人都亢奋起来。
  
  不同于有些助演觉得苏乙是偷奸耍滑,耍小聪明博来的第一贼王名头,觉得苏乙浪得虚名,马军可是十分了解,华天从头到尾都是被这个冼伟查算计得死死的!
  
  他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自己图做嫁衣的悲剧,他本就是冼伟查的工具人。
  
  这个人死得一点也不冤,因为也许到临死那一刻,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  
  十大贼王之中,唯一让马军忌惮的,就是苏乙。
  
  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太阴了,他一直都防备着这个人暗中出手,他以为苏乙一定会像是毒蛇一样,潜伏在暗处,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给他致命一击,可他没想到的是,苏乙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不但没有隐藏,反倒是一开始就跳出来锣对锣鼓对鼓跟他对上了。
  
  如果能把冼伟查留在这里……
  
  这个念头一浮出马军就晒然一笑。
  
  这怎么可能?
  
  就像是苏乙从不奢望能直接干掉马军一样,马军也绝不奢望这次能干掉苏乙。
  
  双方虽然从没正式交过手,却对对方的实力都有着足够高的重视和认知。
  
  很快,马军这边损失超过了三分之一,而苏乙那边的五个小弟,死的只剩下了两个,阿虎也挨了一枪,不过没被打中要害。
  
  这一仗无论是苏乙还是马军,都打得很克制,双方更像是切磋,见招拆招。
  
  双方都感受到了对方的谨慎,明白了彼此之间的忌惮。
  
  苏乙这个时候已经打算撤了,因为再打下去就是见真章,他和马军都控制不了局面。
  
  再者,退到这里,也到了苏乙早就计划好的撤退点。
  
  “托尼,阿弟!”苏乙一边反击,一边呼叫这两个人。
  
  他们立刻会意,在附近的树下打开早准备好的汽油桶,开始往地上倒。
  
  “掩护他们!”苏乙喝道。
  
  火力变得更加猛烈起来,托尼和阿弟二人把两桶汽油倒成一条线,然后点燃。
  
  火势瞬间蔓延,形成一道火墙。
  
  正是天干物燥的季节,又是在山林掩映的公园中,火势变得很大,阻拦在双方之间。
  
  轰轰轰!
  
  几枚手雷扔过火墙猛烈炸开,趁这工夫所有人全部跳上了车,两辆车咆哮着卷起铺满的落叶,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  
  “队长,他们要跑!”早在苏乙这边放火的时候,另一边的警察们就察觉到了苏乙的意图。
  
  但他们无力阻止。
  
  “要不要追?”有队员急切问道。
  
  马军缓缓摇头。
  
  “敌人很狡猾,等我们绕过火场,再追上去,意义就不大了,”他道,“我打电话通知全城搜捕吧,给他们添点乱。你,立刻通知消防,让他们赶来救火,这附近全是居民区,一旦真烧起来,后果不堪设想!通知所有弟兄,挖隔离带,阻止火势蔓延。”
  
  做出放弃的决定,一是马军还没准备好面对苏乙,仓促追击后果难料;二也是因为这把火,现在火势还不算大,能控制。
  
  但再过一会儿就说不定了,一旦火势进一步扩散,很可能危及到周边的社区,到时候一定会造成大量死伤。
  
  这是苏乙留给马军的“作业”,他不做都不行。
  
  “头儿,要不要通知飞虎队追车?”手下问道。
  
  “通知吧,不过他们应该不会给我们追车的机会。”马军道。
  
  “头儿,他们有伤员,要不要从这方面入手?”另一个手下建议道。
  
  “尽管去试试。”马军对这一点也不抱希望,他不觉得苏乙会留下这些破绽给他,让他追踪。
  
  如果真留下,那反而要担心是不是陷阱了。
  
  另一边,逃出生天的苏乙等人并没有放松警惕。
  
  阿虎和一个小弟挂了彩,还有陈一元已经陷入昏迷,要是不及时手术取出子弹,会很麻烦。
  
  车上准备有急救箱,阿弟为他们简单处理伤口,接下来肯定是要找个医生给他们治疗。
  
  “大哥,我来安排?”托尼问道。
  
  毕竟在港岛混过,托尼知道哪里有专门给黑道人看病的医生。
  
  但苏乙却摇摇头,道:“以前的所有关系都不要用了!不然只会告诉马军我们在哪儿。这个人今天你们也都打过交道了,我告诉你们,他还没有真正发力,不然我们没这么容易走脱。”
  
  “这还容易?”阿弟忍不住插嘴道,“我们提前做了那么多准备,而且你说到的应急情况我们都遇到了,你设下的陷阱,条子也全都没上当!这仗打得,简直是最憋屈的一仗了!”
  
  阿弟的话让托尼和两个小弟大点其头,他们也有这种感觉。
  
  设伏的时候,苏乙准备了那么多,他们满心以为这次马军死定了。
  
  但没想到双方一遭遇,马军不但躲过了在他们看来那些“必中”的陷阱,还完成了好几次不错的包抄和反击,差点断了他们的后路,包了他们的饺子。
  
  马军这个人有多难缠,便可见一斑了,所有人都收起了自己的小觑之心,变得谨慎和重视起来。
  
  但即便这样,苏乙居然还说对方没有“发力”?
  
  “如果他真发力了,咱们今天至少要留下一半人命给他。”苏乙道,“但他也不会好过,搞不好就剩一个光杆司令!”
  
  “就是因为我们双方都意识到了再发展下去只会两败俱伤,所以才都停下手来。”
  
  苏乙跟阿弟他们解释几句,末了微微一沉吟,道:“我记得泽安道有一家私人医院,去那里。”
  
  托尼想了想,道:“大哥,那家医院规模不小,你是想……”
  
  “不会来硬的。”苏乙摇摇头,“我们顺便换车。”
  
  半个小时后,两辆救护车拉着一个被重金收买的医生,还有一套完整的治疗外伤的医疗设备器材,以及药物,大摇大摆向大澳方向而去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