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274 盘七妹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荷兰人一向很有自信,总是在亚洲主动发起迷之进攻。
  
  比如历史上的八年后,18艘战舰、800名士兵,竟然兵分三路想要鲸吞整个菲律宾。
  
  他们在海上抢劫中国商船,拦截西班牙的美洲运宝船,沿途登陆不断煽动菲律宾土著造反,最后带着土著叛军跑去马尼拉跟西班牙决战。
  
  这场战役持续八个月,西班牙守军伤亡……几十个。
  
  而荷兰东印度公司,其远东分部,直接财政崩溃,从此无力在远东地区扩张。
  
  如此迷惑行为,不晓得是不是股份制导致。上市公司容易被股价裹挟,荷兰东印度公司急于扩张,可能是为了给股东展示业绩吧。
  
  这次攻打澳门,同样让人想不通。
  
  就算荷兰把澳门打下来,这破地方能长期占领?更别提逼迫赵瀚通商!
  
  “那个,能不能……”黄云霄欲言又止。
  
  费如鹤被撸去军职之后,只能在澳门练兵,暂时没有指挥权,这次澳门守御战他全场看热闹。
  
  “有话就说,就屁就放,别吞吞吐吐的。”费如鹤没好气道。
  
  黄云霄挠挠头:“这澳门的弗朗机人,虽然不是国人,但也落了临时户籍。能不能……能不能通婚?”
  
  “哪家的女儿?”费如鹤问道。
  
  黄云霄有些不好意思:“就是宅子被红蕃鬼攻打那家,卡瓦林诺议员的小女儿。名字蛮好听,叫伊丽莎(白)。”
  
  “可以啊,打一场仗,就拐一个夷婆子。”费如鹤揶揄道。
  
  黄云霄只是傻笑。
  
  这货指挥战斗犀利,打得荷兰人满地跑。伊丽莎白一个小姑娘,在自家别墅全程观战,顿时被迷得芳心暗许。
  
  澳门的葡萄牙人,已经定居好几十年,不可避免的跟中国人通婚。卡瓦林诺作为澳门议员,也乐意跟澳门海岸警备司令联姻,于是战后主动跑来提亲。
  
  费如鹤这次被敲打之后,性格变得愈发谨慎,他说:“你这情形很复杂,我得写信问总镇,慢慢等着吧。”
  
  黄云霄离开之后,阿贝尔·塔斯曼被带过来。
  
  阿贝尔·塔斯曼直接跪下哀求:“伟大的中国将军,求你饶我一命,不要把我交给葡萄牙人。”
  
  “他说什么?”费如鹤问。
  
  翻译回答道:“红蕃鬼跟佛郎机有世仇,他请求将军不要把自己交给佛郎机人。”
  
  费如鹤问道: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  
  阿贝尔·塔斯曼说道:“回禀将军,我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探险队的高级员工,我的理想是做一个伟大的探险家。”
  
  费如鹤比较疑惑:“探险家是什么东西?”
  
  阿贝尔·塔斯曼说道:“就是驾驶帆船,在未知海域寻找岛屿和大陆。也可以登陆之后,探索未知的高山、森林、河流。”
  
  “这……有什么用?你靠哪门手艺吃饭?”费如鹤还是无法理解。
  
  阿贝尔·塔斯曼答道:“我跟荷兰东印度公司,续签了一份十年高级雇佣合同。我帮公司寻找大陆和岛屿,帮助公司探索已知陆地。我会测绘地图,我懂天文知识,也懂航海知识,我还会探索矿藏。三年前,我协助探险队司令,在香料群岛发现一座大铜矿。”
  
  “哦,你还会探矿?看来是个有用的人才。”费如鹤终于来了兴趣。
  
  见费如鹤态度转变,阿贝尔·塔斯曼连忙说:“是的,将军,我是一个探矿专家,我可以为阁下探索自然宝藏。”
  
  费如鹤点头笑道:“我把你送去吉安。你负责探矿,那些倭寇负责挖矿。哈哈,倒也相得益彰。”
  
  荷兰、日本、马来士兵,这次被俘虏800多人。
  
  除了个别拥有特殊技能的,其余全部扔去挖矿。直接杀了多浪费,必须人尽其用啊。
  
  赵瀚现在啥都缺,就是不缺各种矿山。
  
  江西、湖南、广东,遍地是山,遍地是矿!
  
  ……
  
  连州,南岗排。
  
  赵天王早已派人送来聘礼,两头大肥猪,两只鹅,十只鸡,五百斤粮食,还有一大坛好酒。
  
  更大的嫁妆,是整个广东今年不征收秋粮。连州、连山、阳山三县,非但今年不征秋粮,而且明年的夏粮田赋减半。
  
  消息传来,汉族、瑶族和壮族百姓,到处都是载歌载舞的热闹景象。
  
  事实上,跟赵瀚娶亲没啥关系。
  
  而是广州这边太惨,三年旱灾,三年兵灾,百姓粮食严重不足。即便官方也很缺粮,赵瀚同样宣布今年的秋粮免征,留给全省百姓一个喘息的机会。
  
  盘七妹坐在梳妆台前,母亲和嫂嫂,正在给她缠头戴首饰。
  
  头巾绣着盘王印,辅以银叶、银鼓、银簪、铃铛、璎珞等诸多首饰。上衣以大红色为主,搭配靛蓝、白色做点缀,这属于排瑶盛装,一生之中只穿三次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